百步一亭,社區服務“百步內”到位,社區問題“百步內”解決,社區矛盾“百步內”化解,其中的奧秘就是百步亭有約1300名“亭嫂”。和她們交流,你會發現她們臉上閃著光,有著讓人“嫉妒”的充沛活力。
  是什麼讓她們發自內心地扎根於此?“亭嫂們”不約而同地提到,百步亭最大的“亭嫂”王波,像塊磁鐵把她們緊緊地吸引在一起;遇到問題時,又如漣漪般,一層層迅速擴散開來,第一時間解決問題。
  24小時待命的“機動部隊”
  58歲的蔡明華是社區的一名志願者,她和一樓80多歲的空巢老人屈爹爹、田婆婆結成了對子。今年9月份的一天,早上6點多,蔡明華接到屈爹爹打來的電話:“小蔡啊,快點幫幫我們!”
  原來,老人家晚上把門反鎖,起床後發現被困在屋裡。蔡明華趕緊起床,奔到屈爹爹的陽臺前,讓他把鑰匙扔出來,幫兩位老人解了圍。
  朱鳳清退休後,擔任苑區512棟黨小組長和樓棟長。晚上11點,她被急促的敲門聲驚醒。三單元401室劉愛軍家突然漏水,家裡成了“水簾洞”。朱鳳清馬上和居委會、物業工作人員通知居民備水,關掉總水閥。忙完後,已是深夜。第二天,她又忙著找水管爆裂的業主……
  “每天都在社區打轉,到現在我連新洲、黃陂都分不清楚。”說到這,四居委會副主任夏瑋特別不好意思。2008年嫁到武漢,這個安徽姑娘自從在百步亭任職以來,從沒帶父母去過東湖、黃鶴樓、戶部巷這些景點,帶孩子去動物園的承諾也一直掛在嘴邊。
  從剛走出校園的大學畢業生到剛成家的媳婦兒,再到退休後發揮餘熱的婆婆,她們幾乎沒有休息日的概念,儼然一支24小時隨時待命的“機動部隊”。
  常吃“閉門羹”依舊“厚臉皮”
  都說女人臉皮薄,可是在百步亭,“亭嫂們”卻都是“厚臉皮”。
  一位居民來到居委會咨詢社保問題,三居委會的社區工作者周洪萍給他解釋,沒想到這位居民不停朝她發脾氣。聽著那些難聽的話,周洪萍一句話也沒說,臉上一直掛著笑,眼淚卻止不住地流下來。
  第二天,那位居民就拎著哈密瓜登門道歉,說不應該把在外面受的氣撒在姑娘身上。
  牛倩是年輕的姑娘伢,對她來說,處理家長里短的事情經驗不多,還經常吃“閉門羹”。去年10月,她剛到居委會沒多久,碰到了一起下水道堵塞的糾紛。樓下婆婆不願開門,她硬著頭皮終於敲開門,和婆婆聊家常,還想著花樣誇獎她,最後,婆婆竟然也成為了一名社區志願者。
  文卉苑副書記秦永慶是為數不多的男“亭嫂”。他所在的文卉苑既有經適房,又有廉租房。住慣平房的居民不習慣單元房的高樓生活,習慣在樓道里堆放雜物。修鞋的劉爹爹愛撿垃圾回家。廢物堆滿了屋子,散髮出很大味道。秦永慶也“厚著臉皮”游說,幫劉爹爹清出了十幾桶垃圾。
  “居民永遠都不錯,我們永遠有不足。”“亭嫂們”一直秉承百步亭的理念。對居民的訴求,哪怕其中有再多誤解、怨氣,也要“厚著臉皮”做下去。
  愛管閑事但不是“亂管”
  做社區工作,卻不能意氣用事,“愛管閑事”的“亭嫂們”絕不是“亂管”。
  11月16日晚上,夏瑋調解一起家庭糾紛。這個家庭中,妻子很能幹,丈夫沒有多大能力。久而久之,兩人矛盾爆發,鬧起離婚。妻子找到夏瑋,希望能幫幫她。夏瑋叫上律師,讓律師為她講解法律上應註意的細節。
  “我們都格外註意當事人的隱私。”夏瑋說,顧及到男人的面子,遇到這些問題,都要和雙方單獨談,併發揮專業背景的志願者作用。
  百步亭既有收入不菲的居民,也有殘疾人、貧困戶,在這裡,他們沒有被區別對待。
  “社區工作最重要的理念是接納,不能用自己的價值觀來評判居民。”接受過系統社工培訓的夏瑋,越來越懂得把這些理論運用到工作中。她為社區的高知群體建立了QQ群,在網上共享社區信息,為他們搭建參與社區活動的平臺,面對並不在社區居住的農民工的求助,她和同事們也不拒絕,儘力為其討回欠款。
  記者王雪 通訊員張繼濤  (原標題:百步亭“亭嫂”成了社區“穩定器”)
創作者介紹

窗廉

wv88wveas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